12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 > 穿越 >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 章节目录 第1159章疏不间亲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1159章疏不间亲

    翠川尚树能够理解明石周作将肖像画涂白,画上别人肖像的苦衷。

    毕竟他出名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画那幅肖像画的时候,可能连用来买画布的钱可能都已经有困难了。

    他会那样做,可能也是生活所迫。

    但是他不能接受的是,为何明石周作明明知道那幅画已经被他涂白画上了别人的肖像卖了出去,为何却不肯开口告诉小葵说出事实。

    如果他愿意对自己的妻子坦白这一切,或许两人会有争吵,小葵小姐会生气,但也总好过这样悲惨的结局。

    翠川尚树无法接受明石周作什么也不说,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画画的行为。

    当时的情况,很难说小葵桥不是因为一直找不到画,导致情绪焦急,最终诱发了心脏病。

    就算没有情绪的影响,但如果她在心脏病发作的时候不是在仓库找画,也不会那么无助的去世了。

    而这,也成为了他的杀人动机。

    他要让对方也尝尝当时小葵当时那无助的滋味,于是他便选择将对方关在房间活活饿死的做法。

    “怎么会这样...小葵小姐也太可怜了...”

    小兰听完这个故事后,脸色一阵怜惜与不解:“但为什么周作先生不说清楚呢,不然就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了…”

    “但这其实是一起误会。”

    诸伏高明语气中满是遗憾与唏嘘:“在小葵小姐去世的第二天,我去别馆前去祭奠的时候,发现院子中正焚烧着一幅画。

    那幅画上面的颜料明显还没有干透,上面画的内容明显是小葵小姐的肖像画。”

    “那这么说,明石先生之前一直呆在房间之中所画的画…”小兰迟疑道。

    “我想应该就是那一副画吧。”

    诸伏高明平静的言语中带着一丝怅然道:“他之所以不告诉小葵小姐,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待在房间中作画。

    恐怕就是为了能够赶上第二天小葵小姐的生日,给她一个惊喜。

    也就是说,这并非是翠川先生所想的那样,故意不告诉小葵,让她费力的去寻找那副找不到的肖像画。

    三国志中也有疏不间亲之技,意思是对于关系亲密的人,外人或许根本就不该去参与其中,也没有参与的理由和余地吧。”

    诸伏高明的话后,是一片的沉默,众人都对于这起悲剧而感到了无奈与唏嘘。

    但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所以只能沉默消化着这个故事带来的悲伤与无奈。

    但好在众人也都历经过众多案件,各种悲剧也都看得多了,默默消化了一阵,便放下了那些悲伤的情绪,很快的调整了心态。

    “被都耷拉着一张脸嘛,你们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一旁的上原由衣看气氛太过沉默,连忙笑着道:“大家好不容易来趟长野,务必让我们尽一番地主之谊!”

    “晚上我准备了长野本地的好酒,想必能让两人满意。”大和敢助也察觉了气氛不好,连忙开口附和道。

    “呀吼!”毛利小五郎一听有酒便立刻双眼冒光了:“我早就期待了!!”

    “抱歉,昨天晚上女友跟我约好要一起旅行了。”唐泽不好意思道:“估计今天中午就来这边,一起坐飞机要出发了。”

    “晚一天有什么嘛。”毛利小五郎搂着唐泽不满道:“反正就在霓虹也不耽误多长时间,随时可以走的。”

    “不,是去法国。”唐泽不好意思笑了笑:“所以路上需要花费时间还挺长的。”

    “喂,你怎么说走就走了!”毛利小五郎闻言愕然道:“这也太突然了吧?”

    “嘛,虽然说我一开始是打算在周边玩一下,但绫子突然想去法国,所以我也只好陪着他了。”唐泽耸了耸肩道。

    “说走就走的旅行吗?真是好浪漫啊~”小兰双手合十面带憧憬之色。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中午吧。”大和敢助说道:“正好也连唐泽刑事你女友一起招待了。”

    “也可以,能早点喝到美酒我是没什么意见啦!”毛利小五郎闻言附和道。

    “那就中午吧,晚上我们可以在长野县逛逛!”小兰也点头赞成道。

    “那事不宜迟,我们就出发吧。”上原由衣以便起身向停车场走去,一边笑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算算时间也能够出发了。”

    “绫子应该也在飞机上了。”

    唐泽想到早上绫子发短信的出发时间,算了下道:“我把地址发给她,最多也就比我们晚一会。”

    “那我把地址告诉你。”上原由衣等了下唐泽,两人一起向着停车场走去。

    一旁的毛利小五郎心急着喝酒,也连忙跟去了停车场开车。

    “喂,高明,中午吃饭可以,但就别喝酒了。”

    看几人都去开车,小兰月柯南又在一边闲聊,大和敢助看向了好友道:“回去把案件的报告书整理递交上来。”

    “哼…果然如此啊。”

    诸伏高明听到了大和敢助的话,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这次你特地请了唐泽刑事与毛利侦探,就是为了帮我顺利解决案件吧?”

    “哈?你这家伙说什么呢!”大和敢助闻言不爽的吼道:“你这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凭什么我要帮你破案啊!”

    “嘛,你的用途我也不是猜不到。”

    诸伏高明面对大和敢助的咆哮,却是没有一丝生气的意思,反而露出了一个“我已经看穿你”的微笑:

    “你是打算让我能够顺利解决这个在警署都挂了号的难案,借助这次的功劳,让我能够调回长野警署总部吧。”

    说到这,诸伏高明瞬间变脸,露出了表情包一般的傲娇白眼:“你还真是爱多管闲事!”

    大和敢助心虚的侧了侧头,旋即嘴硬道:“如果你我的立场互调,应该也会和我做相同的事情不是吗?”

    “但如果是我,我会做的更加巧妙,让你毫无察觉的引导完这一切。”诸伏高明脸色露出从容的微笑。

    “是吗!那这个案子就归我好了!”大和敢助不爽的别过脸,拄着拐杖向着前方停靠的汽车走去。

    显然诸伏高明拆穿了他的好心,又不愿意领情的态度,让傲娇的大和敢助很不爽。

    当然,作为被帮助的那一方,诸伏高明也是同样傲娇不爽。

    简单来说,这其实就是两个中年傲娇怪的互相“蹭的累”的故事...

    当然了,唐泽等人抵达的时候,两人依旧再度恢复了那种针锋相对的模式,倒是没有看到这有趣的一幕。

    众人一路开车,前往了一家刺身店。

    当然,并不是正常的鱼肉刺身,而是长野的特产马肉刺身。

    海鲜刺身在霓虹全国都很常见,也难以比较哪里的口感会更好,毕竟都是从海中捞出来的,品质上完全看个体。

    最多沿海的比内地又稍微新鲜一点,但差别不大。

    但是马肉就完全不同的,这可是长野县独有的料理。

    以唐泽来长野县两次办案的印象,给人的感觉就是当地民风彪悍,颇有古风。

    “风火山林”杀人案那次,在村子里面感觉当地的习俗和生活还都偏向于古代,甚至都会养马代步。

    这虽然侧面透漏了长野县很多问题,比如道路修缮差劲,城市落后,但却也证明了长野县马肉行业的发达。

    全霓虹很多人为了吃马肉都会特意赶来长野县,就是为了吃上正宗的“樱肉”。

    之所以有此称呼,是因为其肉质脂肪和肉红白交错,看起来如同樱花一般,所以才有此称呼。

    因为昨天晚上吃的过于“朴素”,今天长野三人组倒是特意花了心思宴请,务必要好好感谢众人的帮助。

    待到绫子和他们一行人汇合,午饭便开始了。

    虽然之前唐泽和绫子也来长野吃过马肉刺身,但是大和敢助他们挑选的这家店做法和之前吃的店却是不同。

    他们会先用热水烫一下,然后快速捞出来放入冰水快速冷却,然后切片。

    这样表皮熟而内里是刺身,鲜嫩的口感搭配上姜末、蒜汁、辣酱油等符合自己味道的调料,完全就是一种享受。

    当然了,对于酒鬼毛利小五郎来说,还是更喜欢长野县那带有果香的“真澄酒”。

    这个酒可是很有历史了,其发展也很有热血漫那味。

    在明治、大正时期长野信州区因酿酒技术水平很长,甚至被嘲讽为“乡下人的酒”。

    然后在茑木村诹访的杜氏便发誓要洗涮这个刺入,一代代人的研究改良下,历经三百多年在昭和21年的全国品鉴会上连续获得了一、二、三名。

    这种严谨的酿造与优质的原材和超高的工艺,完全是毛利小五郎这种酒鬼无法抵挡的。

    即便是在小兰的“死亡之瞪”下,毛利小五郎依然不见收敛,频频举杯和大和敢助等人喝了起来。

    当然,唐泽为了方便之后外出,倒是没有喝酒。

    眼看吃的差不多了,趁着气氛正热闹,绫子和小兰也正在聊天,唐泽给柯南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包间。

    “怎么了,有什么要紧事吗?”跟着唐泽走出房间后,柯南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只是交代你一下。”唐泽笑道:“毕竟为师要外出一段时间了,我怕你莽撞的性格会导致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喂!”

    柯南不满的耷拉着死鱼眼:“我可不是你徒弟,另外谁性格莽撞了!”

    “每次遇到推理你总是忍不住发表意见,还不是莽撞?”

    唐泽闻言冷笑一声:“遇到危险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能够解决,然后用小学生的体格直接冲上去,这又是谁会干的事?”

    “好了好了!”柯南尴尬的连连摆手:“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恩,别让我回来的时候给你收拾烂摊子。”

    唐泽想了想,又交代道:“如果最近一段时间,茱蒂或者FBI的其他人出现在你身边,记得随时和我汇报情况。”

    “怎么了,最近有什么动向吗?”柯南闻言面色一凝道。

    “距离之前那次交手虽然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但可不是能一直平静下去的。”

    唐泽开口道:“别忘了,当时我们的布置,要想瞒过双方,那么就需要两边都作为对手。

    茱蒂之前一直都不肯接受赤井的死亡,她迟早会怀疑的,暂时我们还需要保密。

    毕竟有些时候,只有连自己人一起骗才能骗过敌人不是么。”

    “友军也要提防啊。”想到茱蒂那张苍白无助的脸庞,柯南就一阵唏嘘:“对于那些不知情的人来说,确实太过残酷了。”

    “这是为了计划必要的,她可没有那么好的演技。”

    唐泽搓了搓狗头道:“总之,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的碰到了茱蒂,记得和我汇报情况。”

    “了解,我也会尽可能打探FBI那边的动向的。”

    柯南点了点头笑道:“你就安心出去玩吧,这边交给我就好,不用担心,我怎么说也是关东的名侦探呢!”

    “真是可靠的发言呢。”

    唐泽闻言一怔,旋即脸上带上了唏嘘与无奈:“但是没办法,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你不愿意认我,但我还是要替你操心...”

    “闭嘴吧!”柯南一头黑线的打断了唐泽的话:“我就知道你这家伙说不出什么好话!!”

    说着柯南也不理会唐泽,转身向着包间中走去,显然是不想和唐泽多费口舌在那斗嘴了。

    见状唐泽莞尔一笑,跟着他返回了包间。

    交代完柯南这些事宜之后,唐泽也放下心来。

    有了叮嘱,如果日常遇到命案,柯南就会保持低调。

    虽然柯南本性难移,也就谨慎那一段时间,但唐泽也不是不回来了,自然不担心后续柯南会“飘”。

    而且这也不是唐泽担心的重点,反正柯南“飘”的时候也不少,总是有理由能够萌混过关的。

    唐泽那番话,主要还是为了通过柯南,来掌控可能到来的主线。

    这样一来,即便自己是在海外度假,他也不用担心主线突然开始,而自己还浑然不知了。

    。顶点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div>http://www.123xyqx.com/read/5/5108/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