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 > 科幻 > 漫游在影视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我要你死二合一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我要你死二合一

    别人被辞退都是hr叫去人事部谈话,算是给个体面的离开,到了苏明成这里,公司总经理当着全体员工的面通知他被开除了,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的节奏啊。

    有人幸灾乐祸地看着他。

    有人议论。

    有人轻轻摇头。

    有人一脸迷茫,似乎从未见过这样的肖总。

    还有人忧心忡忡,比如听到大厅里的对话走进来的前台小妞儿韩萌萌。

    林跃回望身后,发现周小玲一脸阴沉地站在门口,表情很像一只盯住猎物的毒蛇。

    “让我猜猜看,周小玲,你是不是在想就算我不在这儿干了,也不会让我好过,苏州外贸圈不大,作为在这个行当混了二十多年的老资格,只要你说句话,就没人敢用我?”

    周小玲被他戳破心事,眼睛里的阴毒顿时冰封,而工作区的职员又是一阵议论,被骗了钱的小刘和小赵吓得往后缩了缩,看周姐的目光带着几分恐惧。

    “但凡懂点历史的人都不会这么当领导。”林跃再次转身,说了一句让肖申很意外的话:“你不是想知道我这两个星期去干什么了吗?”

    话音一落,他非常突兀地一个大跨步,左手揪住肖申全的西装衣领往前一拽,右手一拳卯上去。

    噗~

    顿时间一滩血浆爆开来。

    这一拳打得肖申全脑瓜子嗡嗡作响,鼻涕鲜血窜成一团。

    “答案是我去蹲号子了。”

    噗~

    又是一拳,跟刚才不一样,这一拳打在右边腮帮子,厚厚的嘴唇因为冲击力被动张开,鲜血和口水喷出来。

    噗~

    第三拳落下,目标换成了右眼,似乎眼眶都被捶爆,周围弥漫着血丝。

    连续三拳过去,肖申全直接被打成猪头,整个人瘫软无力,脚尖拖在地上无法立定。

    直到这时后面看热闹的员工才反应过来,有两个一看就是肖申全心腹的男职员上前抢人,林跃并不留情,直接一脚过去把其中一个踹飞三米,撞在一个人的办公桌上,笔记本电脑、咖啡杯、文件夹、订书机什么的弄得满地都是,一片狼籍,还把后面的女员工吓得花容失色。而另一个人给林跃一推一拿,揪住衣领提到半空。

    左手肖申全,右手一米七八的男职员,这把子力气看得所有人都惊呆了。

    “滚!”

    一个“滚”字出口,多管闲事的男职员被他丢出去,砸坏了打印机,又滚落在地,一脸痛苦地捂着后腰在那嚎。

    “知道么,我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控制力道,一般被我打的人,距离轻伤总是差那么一点。”

    眼见所有人都不敢动弹,林跃把肖申全往地上一丢,又伸出手去抓住他的头发猛往上一提,对着那张已无人色的脸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蹲号子吗?”

    他指指前方墙头挂的大电视。

    说来也怪,漆黑的屏幕瞬间点亮,开机广告都没出便跳转到一段视频。

    画面里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用脚踩在女人的脸上来回碾压。

    “这……”

    “他……他是……苏明成?”

    “这也太狠了吧。”

    有人惊呼出声,有人一脸惊惧,也有人语带不忿。

    林跃提着肖申全的头,几乎把他弯成一张弓:“知道画面里的女人是谁吗?众诚的明总,也是我的亲妹妹。”

    肖申全的喉咙“嗬嗬”两声,嘴里溢出两团血沫。

    而其他人……全都吓呆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殴打羞辱自己的亲妹妹,这家伙也太狠毒了吧。

    “我连亲妹妹都下得去手,你觉得要弄死你,难吗?”林跃看了一眼面无人色的周小玲,凑到肖申全耳边。

    “肖申全,你的大儿媳和大儿子正在商量去美国产子拿美籍身份的事对吧?”

    “你的小女儿现在著名的野鸡大学汉密尔顿大学鬼混,交了个拉美裔男友杰森,俩人养了一条狗,小时候叫它胡萝卜,长大了更名威廉将军,去年你女儿在哥伦布卢克医院做了人流手术,医生说她有严重的子宫内膜炎。”

    “你的媳妇儿叫王立倩,现在兴业银行同业部做副主任,她最近帮一家私企负责人搞定了一笔贷款,对方给了她十万块的好处费,这钱被你投到了跟踪纳斯达克指数的华安基金里。”

    “你爸上个月7号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有向糖尿病足发展的趋势,要你做好观察,一定严控他每天的热量涉入,务必按时吃药,保持良好的作息,不宜长时间看电视。”

    “你二弟叫肖申成,两周前孩子因为给同班女同学下药,被辅导员打电话通知过去厦门处理,人家要告你侄子强*,肖申成找你这个当企业高管的哥哥借五十万救急,你跟你媳妇儿商量了半宿,给他转了二十五万。”

    “你的银行卡支付密码是8

    85762,最大的一笔现金存款在尾号7756的建行卡上,你家住姑苏区尚城花园7-502,你喜欢在晚上9点多下楼散步,偶尔会到附近的‘十点半’吃一碗泡泡馄饨,值得一提的是,上周五周小玲给你在三香路的红公馆冲了两万块钱,你周六晚上去的,s17号玫瑰,原价2998,现在活动价2498的态度不错吧,就算你只有两分钟的热度,也是服务到一个半小时才下钟的,对了,她肚脐偏右一点纹的那朵樱花挺不错的。”

    他说到这里,肖申全本就车祸现场一样的脸更丧了。

    “所以千万别惹一个没有房产没有家庭没有存款没有工作的男人,否则的话……”他又把头往肖申全耳朵凑了凑:“我会杀你全家。”

    讲完话,林跃把手一松,肖申全像条死狗一样扑倒在地。

    全场默然,呆呆地看着他。

    虽然不知道他刚才跟肖申全说了什么,但是瞧这样子,肖总的脸算是丢尽了,别说继续做领导不合适,搞外贸的朋友圈都会嗤笑他,排挤他。

    林跃看看脚下装死不起的肖申全,拿出火机点燃一支烟放在嘴边抽了一口。

    要说这写字楼的保安,最重要的职能就是维护老板的面子了,因为普通人的社死和有权有钱人的社死完全是两个概念。

    接下来,他把目光转向周小玲。

    老女人吓得连连后退,嘴唇哆哆嗦嗦似在求饶,又像是在说“你别过来。”

    “虽然我打过很多女人,但是你嘛……太老,打起来没快感,还是交给警察来处理比较好。”

    这话说的,明明是在嘲讽,不过大家的关注点都放在了这句话的后半段。

    警察?处理周小玲?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沈军的关系吗?这么多年来,你以公司的名义从他那里拿了多少货,又收了多少回扣,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两个月前他因为投资失败被债主追债,便打算逃到国外避风头,但是手上钱不够,于是找到你,凭‘本事’借钱。你拿不出那么多钱,又怕他来个鱼死网破,就唱了一出双簧,用公司中层领导的身份获取下属信任筹钱搞投资,以此来满足沈军索要的数额,你以为他跑去国外,警察抓不到人案子拖到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同事这边也能用投资失败,自己的钱也打水漂的理由搪塞过去。周小玲,我在这里很遗憾地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沈军一周前在云南河口口岸投案自首,所以接下来等待你的会是什么……”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也不用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傻瓜。

    同样被骗了钱的小刘和小赵怒目而视,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周小玲……这是在拿他们当韭菜割啊,网红割屌丝韭菜,明星割粉丝韭菜,如今内卷到领导割员工韭菜了?

    林跃说道:“周小玲,你看,想让一个人找不到工作,走投无路被社会抛弃,直接把他送进监狱,远比圈内封杀更有效。”

    “你……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结合他现在的讲话,再想想以前的表现,她一下子清醒过来。

    林跃说道:“你现在才看出来?是不是晚了点?”

    周小玲的心态崩了,苏明成早就知道她和沈军的图谋,但是他没有选择防患于未然,没有在犯罪发生前加以阻止,反而坐视沈军把钱卷走,再来一个圈杀,毫无疑问,他最开始的想法就是整死她。

    “我究竟和你有什么仇,你要这么对我?”

    “周姐,进去后要好好听管教的话,记得多检讨,多学习,我会试着托关系,让里面的人好好照顾你的。”

    傻瓜都听得出他在说反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跃冲她做了个口型,她读懂了。

    四个字。

    我要你死!

    周小玲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指着他破口大骂:“苏明成,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我平时待你不薄,现在你就这么对我?”

    下套的时候就是投资有风险,亏钱自己扛,现在被搞了,就以前我待你不薄,你忘恩负义。

    林跃真不知道该说她愚蠢呢,还是神经病呢。

    “白痴!”

    “我……我跟你拼了。”

    周小玲从办公室冲出来,搬起墙边放的花瓶准备砸他,这时围观人群一阵骚动,后面的员工闪向一边,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动作把他们吓到,其实不是,随着两个穿制服的人进入视野,她反倒被吓住了。

    因为那不是大厦的保安,是有肩章和警徽的警察。

    “你要干什么?把东西放下!”

    随着警察的恫吓,周小玲慢慢地把花瓶放到地上。

    “谁报的警?”

    “保安没到,警察先来了?”

    “好快!”

    “这下有好戏瞧了。”

    “……”

    员工们交头接耳,

    相继吐槽,多数人觉得苏明成死定了,瞧他把肖总和肖总的助理打得那样,最少最少也要被抓进去拘留加罚款,如果是惯犯,搞不好要拘役或者管制的。

    某些人准备擦亮眼睛看热闹,这时领头的警察走到林跃面前,看看他,又看看地上鼻青脸肿的肖申全:“又是你!”

    林跃说道:“没错,是我,又见面了啊,朱警官。”

    “你这放出来才几天,就又跟人打架,上次对亲妹妹下那么重的手,这次呢?把谁打了?”

    领头的警察还是湖西派出所的,跟上次去众诚集团的是同一个人。

    “警察同志,我可没有打他,是不是啊,肖总?”

    林跃故意拉长尾音,点拨了一下。

    肖申全摇摇晃晃爬起来,摸着脸说道:“没……没错,这是我……我自己摔得,不……不管苏明成的事,他是一片好心,想要拉我起来。”

    此话出口,全场哗然。

    肖申全认怂了,面对警察都不敢承认自己是被他打成这样的。

    这意味着什么?十有八九这顿揍白挨了。

    一家外贸公司的老总,白白给员工打成这副b样……

    众人面面相觑,绝大多数员工都是一脸活见鬼的表情,大庭广众之下,挨打的自己否认被打,感觉记忆与现实有一种非常严重的撕裂感。

    刚才苏明成究竟说了什么,搞得肖申全睁眼说瞎话?

    肖申全不敢承认是苏明成打得自己,那两个给老板抬轿子受到波及的家伙自然也不敢吭声。

    现场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两名警察不是傻子,看得出来情况有些不对劲,更知道肖申全在撒谎,他那张几乎失去人形的脸肯定是被凑成这样的,但是作为挨打的一方,他不承认打架,非说自己摔的,这能怎么办?

    另一名警察想要找其他员工问话,被朱警官制止了,毕竟他们只是恰逢其会,受害者都服软了,他们何必多此一举,给自己找活儿干。

    不过说真的,他对这个苏明成挺感兴趣的。

    “朱警官,你到这儿来不是找肖总唠嗑的吧?”林跃意有所指地道。

    朱警官瞪了他一眼,目光在围观员工身上扫过:“谁是周小玲?”

    周姐?

    众人一惊,把目光投向周小玲。

    朱警官循迹望去,发现这个周小玲正是刚才搬起花瓶想要砸苏明成的女人:“你就是周小玲?经查,你事涉一桩诈骗案,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才是警察来到汇通的目的。

    人群里骚动又起,因为事情太诡异,苏明成刚揭露周小玲的罪行,那边警察就到了,这事儿要说跟他没有关系,傻瓜都不会信。

    噗通~

    大家在整理脑海思绪之际,周小玲腿一软,瘫倒在地,瞧那样子是很难凭自己的力量爬起来了。

    这一反应也从侧面证实了苏明成的话。

    “刘威,赵俊超,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周姐扶起来,这大冬天的,地上凉。”

    这话听起来是与人为善,实际上恶毒的很,不过刘威和赵俊超却是很听话地走过去把周小玲从地上架起来,不去办公室,反朝电梯间走去。

    这老娘们儿伙同沈军骗了他们的钱,那自然是巴不得把女人早一天送进监狱的。

    两名警察乐得有人代劳,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朱警官在仔细打量林跃几眼后,拿着包走了。

    他回到自己的工位翻了翻,就拿了一张放全家福的照片,完事跟还有一些茫然的同事们挥挥手,道声再见,大步朝外面走去。

    他前脚离开,肖申全两腿一软,差点儿坐地上,还好距离最近的男员工反应很快,把人扶住了,不然又得出一个大丑。

    “走,扶……我回办公室。”

    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还带着长长的颤音。

    电梯间里,林跃正在耐心等候,前台小妞儿韩萌萌走过来,两眼放光地看着他。

    “我去。”

    “不再考虑考虑了?”

    她摇摇头:“不考虑了。”

    “好。”林跃说道:“明天你直接去鎏金集团人事部报道。”

    他不再多言,一个跨步走进轿厢,同高层下来的两个女孩儿一起前往一楼大厅。

    韩萌萌看着电梯门中间的缝隙,表情说不上是期待还是紧张。

    ……

    三天后,入夜时分。

    吴中区鎏金集团总部大厦透出光亮的窗格越来越少,保安也在收拾东西准备执行最后的巡逻任务。

    汇通是一家外贸企业,跟机床行业没有多少交集,苏明玉自然不知道肖申全和周小玲一个被打成猪头,一个被送进看守所的事,当然,就算知道了,她也没时间去打听里面那些弯弯绕,因为她很忙。

    不是忙众

    诚那边的事,是忙着堵柳青。

    录音的事他必须要搞清楚。

    奔驰cls里,她右手拿着汉堡,左手拿着望远镜,咬一口汉堡,用望远镜看一眼远方。

    又过去三分钟,大厦的灯光已经灭得差不多,地下停车场的出口灯光一闪,一辆沃尔沃s90拐出来。

    “王八蛋!”

    她低声咒骂一句,把没吃完的汉堡和望远镜往副驾驶一丢,一脚油门踩下,直接怼了上去。

    地下停车场出口至机动车道有六七十米,加之道路狭窄,沃尔沃s90避无可避,最终被奔驰cls逼停。

    苏明玉突然打开远光灯,闪得沃尔沃s90里的柳青闭眼扭头。

    嘭~

    车门关闭的声音。

    然后是咯哒咯哒的脚步声。

    “下车,下车。”

    随之而来的是咚咚咚砸车窗的闷响。

    柳青揉揉眼,看着窗外怒不可遏的女人脸,表情又丧又苦。

    “我叫你下车!”

    既然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没奈何,只能推开车门从驾驶室下来。

    还没等他张嘴说话,苏明玉一把揪住衣领,二话不说一拳打过去。

    噗~

    柳青还没回过味儿来就被揍了一拳。

    鼻子酸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脑瓜子晕得很。

    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力气, 硬是把高她半头的男人拖到车头部位,往前机盖儿一按。

    “王八蛋,说,为什么要出卖我?”

    柳青拿手摸了一把鼻子,虽然有一股热流淌下,但值得庆幸的是,那并不是鼻血。

    “大姐,打人不打脸的道理你不懂啊?”

    “你还有脸跟我讲道理?”苏明玉双手揪住他的衣领又把人拽了起来,抬手就要甩他一个大比兜,要不是这家伙在背后阴她,她早已把苏明成送进大牢,又怎么可能像现在一样,钱没了,还受了那么多侮辱,说心里话,弄死柳青的心都有了。

    “别,别打,我就指着这张脸吃饭呢。”柳青赶紧用手捂住脸:“大姐,你听我解释,我……我这么做是有苦衷的。”

    “有苦衷?”

    苏明玉把人往前一拽,又猛地一推:“你有什么苦衷?”

    柳青看看左右,确定没人注意他们,拽着苏明玉的手走到马路边一颗大树的阴影里。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div>http://www.123xyqx.com/read/5/5104/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