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 > 都市 > 重生我不想当男神 > 章节目录 第229章来自远方的情书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229章来自远方的情书

    林粥粥是第一次吃自助餐,基本上都是周岩给她挑着吃。

    自然也坐在了周岩的身边,甚至周岩也偶尔会帮林粥粥剥几只龙虾,把虾仁放在林粥粥的碗里。

    至于张烨,则被胡欣儿赶到了另一个座位,不过张烨也在傻乐呵,因为胡欣儿主动跟他说上话了。

    七点钟的时候吃完饭,四个人又坐出租车回去,张烨坐在前面,周岩坐在后面靠窗的位置,原本周岩想把玩一下林粥粥软乎乎的小手,结果胡欣儿硬挡在中间让他没办法得逞。

    甚至这傻妞还假装睡着把口水流在周岩的衣服上,周岩自然也不惯着,踢了踢胡欣儿的脚,把她弄醒,胡欣儿醒来的时候,一直幽怨地看着周岩。

    四个人下了车,张烨看到周岩的白T上有了一片湿痕,有些疑惑:“老周,你的衣服怎么湿了?”

    周岩心道你的女神刚才靠在我肩膀上睡觉,不过他自然也不会真的这样说去扎张烨的心,他笑了笑:“刚才睡着了,口水流出来了。”

    张烨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看来你有点虚啊,睡觉的时候还流口水。”

    “张烨,怎么人家睡觉你都要管?”胡欣儿脸色很不好看。

    “啊?”张烨不知道胡欣儿哪来这么大火气,他摸了摸脑袋,对周岩说道:“口快了口快了,老周你不要介意哈。”

    周岩心道我当然不会介意,甚至他都想笑出来,毕竟流口水的也不是他。

    行至操场的时候,张烨被拉去打球,原本张烨并不愿意,但是架不住他老乡的热情,临走的时候还问胡欣儿要不要跟过来一起看打球,得到无情拒绝之后,张烨直接问周岩去不去,周岩直接说刚洗了个澡不想再出汗,张烨也没再强求,只是叮嘱周岩要照顾好欣儿,就火急火燎地溜去打球。

    斜阳西落,天幕挂上了金色的帷幔,周岩和林粥粥、胡欣儿在香樟小道上走着,胡欣儿似乎心里还有着气,踩着落叶,咔嚓咔嚓的,把很好的氛围生生打破,周岩正在寻思着该如何甩掉拖油瓶和林粥粥重新走一段当时和她相识的小道,但是胡欣儿就这么又凑了上来。

    看见胡欣儿挡在了前面,周岩没好气地问道:“又怎么了?”

    “周岩,老娘想清楚了!”胡欣儿插着腰说道。

    “想清楚什么?”

    周岩不动声色地从胡欣儿的大白腿上挪开目光,问道。

    胡欣儿说道:“你不稀罕老娘,老娘也不稀罕你!”

    周岩:“然后呢?”

    “什么然后?”胡欣儿一愣。

    周岩:“你就为了跟我说这个?然后跟着我和粥粥一路?”

    “不然呢?”胡欣儿气鼓鼓地说道:“凭什么你能扎老娘的心,老娘不能扎回来!”

    周岩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哦。”

    胡欣儿怔怔地说道:“你这什么意思?老娘这个大美女不稀罕你,你为什么一点表情都没有?”

    “粥粥,咱们走吧,别理这个疯婆娘。”周岩看向林粥粥,牵起她软乎乎的小手,说道。

    林粥粥摇摇头,她指了指胡欣儿,又指了指周岩,又指了指自己,小声说:“朋..朋友。”

    “老娘才不稀罕他做朋友。”胡欣儿抱着胸,一脸不屑地说道。

    “确实。”周岩一脸认同地点点头。

    “你确实什么?”胡欣儿瞪了周岩一眼。

    “我也懒得和你做什么朋友。”周岩直接说道。

    “我..”胡欣儿胸口欺负起伏不定,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周岩这么说,胡欣儿突然觉得好难受。

    尤其是看着周岩风轻云淡的样子,胡欣儿就想揍他,狠狠揍他。

    只是就在这时,胡欣儿感觉自己的手被牵住。

    胡欣儿有些疑惑,下一秒就看到林粥粥也牵起了周岩的手,然后把她的手和周岩的手放在了一起。

    胡欣儿:“粥粥?”

    周岩笑着问道:“粥粥的意思,是想让我们俩和好吗?”

    林粥粥点了点小脑袋。

    “那行,胡助理,我原谅你了。”周岩笑着说。

    “鬼才需要你原谅。”胡欣儿拿开了手,别过头去。

    不过经过林粥粥这么一弄,她的气也消了大半。

    “小粥粥,我们去喂小橙子,不理这个大混蛋。”

    胡欣儿对林粥粥说。

    “一..一起。”林粥粥小声说道。

    胡欣儿翻了个白眼:“一起就一起。”

    于是三人去店铺里喂了一下小橘猫,小橘猫明显感觉被冷落了,林粥粥一进来,小橘猫就窜出小窝,通过吧台窜到了林粥粥的怀里,拿着小脑袋蹭着,像是非常喜欢林粥粥身上的味道。

    两个女孩与小橘猫腻歪,周岩也抽空和唐糖沈璃聊了下天,沈璃还在生中午的气,周岩发了消息过去问有没有吃饭,沈璃直接回了一张少女生气中表情包,然后就不理会周岩,周岩笑了笑又跟唐糖聊了一下,唐糖已经吃完饭钻进了被窝,又发了一张十分诱惑的可爱小脚过来,周岩也是有些无奈唐糖小妖精的撩拨。

    在店铺里待了一会儿,周岩就把胡欣儿和林粥粥送回了寝室。

    因为军训前三天没有晚训的缘故,周岩正好也可以回寝室休息,只是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是邮政的电话,说有人给他寄了东西过来。

    周岩为此给自己老娘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是不是她寄的,许秀娟说你真是个亲生的,一周过去了才给我打个电话,然后又是一阵东拉西扯,问东问西,包括有没有和唐糖在一起,如果在一起了有没有注意保护措施之类,周岩随口敷衍了过去。

    不过许秀娟又说唐糖的妈妈月底要来洪城看女儿一趟,说是银行的业务出差,到时候让周岩带着唐糖去接一下车,周岩也应了下来,然后又问了一下有没有寄东西的事情,许秀娟说没有,然后就以别影响你妈打麻将为由挂断了电话。

    周岩也是翻了个白眼。

    不过他还是去邮政拿了一下快递,随手拆开,是一封信封很精致唯美的信。

    粉色的信封。

    周岩微微愣了一下,因为信的封口处,有一朵花瓣。

    紫丁香。

    代表着初恋的意思。

    难道是情书?

    周岩有些疑惑,谁会给他寄这种东西。

    周岩慢慢把紫丁香花瓣的信贴撕了下来,把这封信打开。

    里面有一张彩色信纸以及....一张照片。

    ps:摆碗,求月票,邦邦邦!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div>http://www.123xyqx.com/read/5/505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