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 > 科幻 > 姜六娘发家日常 > 章节目录 第1034章藏粮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1034章藏粮

    徐江抱拳,向姜留介绍道,“六姑娘,此人名叫常在,原在厢军劳役队里的一个小队长……”

    不等徐江说完,石常在已双膝跪地求饶,“姑娘容禀,小老儿没有叛国偷逃,小人冤枉啊,请姑娘饶命啊——”

    石常在哭喊声一起,躲在屋里的一家老少六口呼啦啦跑出来,在姜留面前跪成,哭喊冤枉。两个孩子被吓坏了,哭着往母亲怀里钻。

    里正石老头一看这场面,也吓得脸色发青,跪趴在地上颤巍巍求饶,“小老儿什么都不知道,请姜姑娘饶命啊。”

    自己还一句话都没说呢,这些人就吓成了这般模样。姜留看得心酸,她知晓肃州百姓怕官,便转头看徐江,让他稳住场面。

    身形彪悍,一脸大胡子的徐江大喝道,“都给老子闭嘴!这位姑娘是姜钦差的亲闺女,是领了钦差大人派的差事过来办案的。姑娘问你们什么就老老实实招出来!有罪的决不轻饶,没罪的不会被罚,有冤的,姑娘查清之后,也会还你们清白。”

    跪在地上的一群人不哭了,齐刷刷抬起头,不敢置信地问道,“军爷,这真是姜大人家的姑娘?”

    徐江瞪里正一眼,“这还用问?”

    除了大周第一美男子姜钦差,谁家姑娘还能长成这样?!就凭这张脸,确实不用问了。

    石老头跪爬几步到姜留脚下,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当当当地磕头。

    姜钦差是万岁派来解救肃州百姓的活菩萨,如果不是姜钦差砍了肃州大半贪官的脑袋,赈灾粮怎么可能发到百姓手里。若苏州还是贪官当道,他们存这些人,早不知道饿死多少回了。

    石常在也激动得老泪横流,“小老儿冤枉啊,请姜姑娘给小老儿做主。”

    爹爹在肃州极好的名声,给姜留带来的很多方便。她让众人起来,带了里正和石常在进屋问话。进屋之后,芹青和芹白立刻搬过来一条长凳。姜留稳稳当当地坐下,摆出来审案的架势,才问石常在,“你有何冤情,如是道来。”

    “是。小老儿大名石常在,祖上五辈都是石头村人。二十五年前,小老儿出门贩卖皮子,因为交上去的铜板不够买路钱,肃州厢军不只没收了小老儿的皮子,还给小老儿扣了个偷盗的罪名。他们给小老儿戴上镣铐,送去温肃开荒。小老儿这一干,就是二十三年……”

    说到伤心处,石常在发出悲声,“因为小老儿会种地,干活也不惜力气,得了厢军军爷的赏识,被指为小队长,带着三十人开荒。三年前,小老儿一队人被抽调到王岗岭深处开荒。因小老儿二十年没回家,就趁夜偷偷跑回来看了一眼,又匆匆忙忙连夜赶了回去。”

    “谁知……谁知小老儿回去,竟看到三个蒙面人把开荒的人都砍了。小老儿害怕,在山中躲了一个多月才逃出来,打听之后才知道上头给这俺们这一队苦役安的罪名是叛国偷逃。”

    “你回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还不等姜留开口,石老头就解释道,“姜姑娘,石常在说他是出去做生意了。小老儿如果知道他是逃犯,早就把他扭送到衙门去了。”

    石常在连忙道,“回姑娘,小老儿当年被抓,怕连累家里人,所以瞒了姓和户籍。这回死里逃生回来,小老儿哪敢跟里正哥说实话,请姑娘别追究里正哥的过失。”

    见姜留点头,石老头悬着的心才落回肚子里,咧开缺了牙的嘴讨好地笑着。

    姜留压住内心的激动,盯着石常在的眼睛,面无表情地问,“你可知本姑娘此番为何而来?四日前你抹黑进山都做了什么,还不从实招来。”

    石常在的瞳孔缩了缩,磕头求饶,“小老儿有罪,请姑娘责罚。”

    咧着嘴笑的石老头又急了,“你刚还说冤枉,咋这会儿又有罪了?姑娘,石常在犯了啥罪,小老儿真一点也不知道,请姑娘饶命啊。”

    姜留……

    徐江瞪了石老头一眼,“这是在审案,姑娘没问你话,不准插话!”

    石老头喏喏应下,不敢再动。

    姜留看着跪在地上的石常在,严厉问道,“怎么?你还要本姑娘问第二遍?”

    姜钦差砍左武卫大将军蒋锦宗的脑袋,连眼睛都不带眨的。自己一家子这几条贱命,姜姑娘还不是想收就收,跟碾死只蚂蚁一样?

    越是经历过生死的人越怕死,石常在吓得直哆嗦,“小老儿实不忍看着一家老少饿死,才,才,才斗胆入山搬了点军粮,请姑娘饶命啊……”

    听了这话,徐江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姜留握成拳头的手一松,缓缓反问,“‘搬’了一点?”

    石常在磕磕巴巴道,“小老儿就,就去了两,两回,偷,偷了四,四麻袋……”

    这回不只徐江,老石头的眼珠子也掉下来了。一麻袋粮重一百斤,这厮竟偷了四百斤粮,还敢说“竟”?

    夭寿嗷!石头村的里正石老头腿一软,又跪下了。完了,这回真完了,这回他绝对是连带着挨罚了……

    姜留心里的小人儿都开始翻跟头了,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你将粮在何处?”

    石常在老老实实回道,“在地窖里。”

    姜留看向徐江,徐江立刻出屋,带了石常在的儿子去地窖,将半袋沉甸甸的军粮提上来,送到姜留面前。

    这细密的麻袋原色和上边的朱砂编号,的确是大周用来装运禁军军粮的袋子。欢喜从眼底流露出来,姜留继续审问,“军粮深藏,你是如何发现的?”

    石常在颤巍巍回道,“回姑娘,三年前小老儿等人被派到山里开荒,做的不是平整山地捡石头,而是向下挖已经两人多深的碎石坑,小老儿当时就觉得不对劲儿,后来就……偷偷去看过,发现有人往坑里搬粮食,小老儿才知道俺们当时挖的坑……是粮仓。”

    审问完石常在,姜留命人把石常在和石老头带下去严加看管,然后立刻吩咐徐江和田勇,“你二人即刻回城,请我父亲立刻派兵过来,进山取粮。记住,不要走漏消息,一定要用父亲的亲卫队,人数不能少于一千。”

    “是。”徐江和田勇知道其中要害,立刻回去搬兵。

    半夜,姜二爷亲自带着一千五百亲卫赶了过来。</div>http://www.123xyqx.com/read/4/4967/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