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 > 玄幻 > 保护我方族长 >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六章火力准备过于充分求月票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两百五十六章火力准备过于充分求月票

    ……

    看到这一幕,别说晁鸿军了,就连晁无咎等人也是纷纷侧目。

    这可是魔王级尸傀,便是真魔殿如今也没有多少存货。

    这王若冰不过才神通境,竟然能炼化和操控魔王级尸傀,这得是多么可怕的血脉资质?

    王氏这边的成员也一下子激动了起来,都呼喊着“珑烟老祖威武霸气”。

    王珑烟的爱宠“冰凤”王安凤,也激动地扑棱着翅膀往前冲,嗷嗷叫着又想冲出去助阵~~

    可还没飞出去,就被王璃瑶眼疾手快地一把揪住脖子拽了回来,敲着他脑袋让他安分点:“安凤,你给我镇定一点。你现在才八阶中期,上去不过就是添乱。”

    可怜的王安凤脑袋都耷拉下来了,心中懊悔无比。都怪自己,平常修炼懈怠了,如果他能早点修炼至九阶,就能上场敲敲边鼓帮忙了。

    也就在众人激动呼喊的时候,珑烟老祖已经动起了手。

    “轰轰轰!”

    珠薇湖上空,不断地有剧烈的能量撞击声响起,澎湃的气浪向外扩散,震得整个珠薇湖都在颤抖。

    晁鸿军只是个刚晋升凌虚境没多久的年轻人,血脉也不过觉醒到第九重悟道真身的初段。

    而王珑烟虽然才神通境初期,可在吸收了冥煞真魔种之后,其血脉资质便已然达到了天女乙等,血脉层次也觉醒到了第九重高段。

    纯以血脉觉醒度而言,王珑烟还要高出晁鸿军足足两个小境界,无论是对天道的感悟还是对天道法则的掌控力,反而还要超过晁鸿军。

    唯一欠缺的,也就只有修为而已。

    毕竟,她如今也就神通境二层的修为,玄气不如人家磅礴浑厚,续航能力也要差一大截。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王珑烟不用半仙器,只是和晁鸿军一般用把寻常道器对阵,短时间内也绝对不会败下阵来。何况乎,王珑烟可是有半仙器助阵,且主战者乃是魔王级尸傀。

    虽然说以王珑烟如今的神念力量,驱使魔王级尸傀还是有些吃力,若是久战不下就会比较麻烦。

    只可惜,以晁鸿军的能耐,怕是根本撑不到王珑烟神念耗尽那一刻。

    随着战斗的持续,战局愈发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王珑烟几乎是压着晁鸿军在打。

    “杀杀杀!”

    阴煞宝典器灵银纱悬浮在王珑烟头顶,帮助其增幅神念,增幅对天道法则的控制,小小的人儿兴奋得脸都涨红了,挥舞着小拳头不住给王珑烟加油助威:“珑烟姐姐,加油加油,咱们一起越阶杀敌!”

    她能不兴奋么~!不知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多少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能成为珑烟姐姐的宝典!

    按照如今这趋势下去,未来自己保不齐能变成高阶宝典,甚至半步真魔经之类。搁以前,这可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要知道,越阶杀敌,这种事情一般也就在低阶的时候相对容易发生,到了神通境、凌虚境这个级别,哪个不是大天骄或绝世天骄出身?在血脉资质上想要拉开差距,已经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也就只有如王珑烟这等天女级别的资质,才有资格制造奇迹。

    “妈蛋!”

    晁鸿军只觉这个王珑烟的实力简直强得离谱,苦苦抵挡之余,心中不由得狂骂不迭。

    这王若冰特么的是个什么变态啊?区区神通境战斗力居然比他这个凌虚境还强,这还有天理没有?!这要他怎么打啊?

    晁无咎远远看到这一幕,也不禁眉头一跳。

    他也是着实没想到那王若冰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幸好老祖宗反应及时,趁此机会大举进攻王氏。

    否则,若是等这王氏成长起来,等这王若冰成长起来,还有谁能镇压得住她?

    此等惊才绝艳之辈,必是天道之宠儿,若是再有点奇遇,血脉再度晋升一波,怕是凭自己都能走出条真魔之路来。

    如此人物,绝不能留。

    这个王氏,也绝不能留!

    “百川!”晁无咎浑浊的眼底泛起狠厉的光芒,“莫要叫老祖宗失望,动手!”

    “是,老祖。”

    闻言,晁无咎身后一个中年人模样的黄衣修士便应声而出,腾空而起,准备切入晁鸿军与王珑烟的战局。

    这黄衣修士便是晁百川,乃是晁氏的第五老祖。

    此人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在年轻时代便是出了名的绝世天才,若非年龄和时机不对,也是有资格争取真魔经传承的人。

    如今,三千来岁的他已然沉淫凌虚境中期多年,一身实力深不可测。

    假以时日,他多半能够晋升凌虚境后期,甚至有可能接过晁无咎的班。

    在此时派出晁百川,晁无咎灭杀王珑烟的决心由此可见一般。

    岂料,晁百川才刚一行动,龙晶晶便一个闪身挡在了他面前,冷然笑道:“怎么,你们晁氏就会人多欺负人少吗?要想救晁鸿军,先过本王这一关。”

    被王守哲默认了身份的龙晶晶,自然急于在王氏面前好好表现表现。要知道,现在她可是有一个超级竞争对手在。

    “哼!”晁百川看了一眼身后同伴们,觉得牌面充足,当即冷笑道,“既然你要找死,本老祖就成全你。”

    “这里太小施展不开,是男人有种就去东海打。”龙晶晶挑衅道。

    “如你所愿。”晁百川自然不惧她,冷笑了一声道,“到时候本老祖要抽你筋,剥你皮。”

    说罢,晁百川自信无比地腾空而起,撕裂空间直至东海。

    而龙晶晶紧随其后,普一入海便化作了一头巨型龙鲸,烈浪滔滔中,尾巴兜头如排山倒海般拍了上去。

    一人一龙鲸,就在这茫茫东海之上展开了一场恶战。

    而与此同时。

    晁无咎眼见得晁百川也被兑子兑掉,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扭头看向真魔殿的三位魔君:“三位魔君,此次劳烦你们出手。我晁无咎倒要看看,这小小的王氏究竟藏了多少底牌。”

    魔尊执掌真魔殿多年,除了扶持家族,让晁氏的实力和势力进一步膨胀之外,自然也在真魔殿中培植了不少自己的党羽。

    蚩尤魔君,白骨魔君,泰山魔君这三位魔君,便是其中最为心腹的三位,所以才会被找来参与这次的秘密行动。

    晁无咎话音一落,三位魔君便应声而出。

    其中,白骨魔君是个面容枯藁的老头,一身黑袍,鬼气森森。

    他所在的【白骨魔殿】乃是真魔殿的老牌魔殿之一,传承历史久远,虽然因着一万多年前意外断了传承,以至于传承续上之后地位下滑严重,不得不依附于魔尊,但其毕竟是老牌传承,仍有几分底蕴在,战斗力不可小觑。

    蚩尤魔君则是个体型粗壮,气质粗犷的壮汉。他所修的蚩尤魔体同样是真魔殿的老牌传承之一,颇有些玄妙之处。

    此刻的他身上披着厚实的甲胃,手持一柄巨斧,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彪悍野蛮的气息,看起来十分不好对付。

    泰山魔君则完全是另一种风格。

    他一身繁复隆重的黑色礼仪长袍,手持一块漆黑的玉板,神色严肃,气息沉凝,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好似山岳一般巍峨厚重,难以撼动。

    比起另外两位,他所在的泰山魔殿历史远没有那么悠久,传到他这里也才传到第四代而已,但其作风却格外稳健,从他师尊那一代开始就是魔尊的铁杆支持者。这几千年来,靠着魔尊,泰山魔殿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获益匪浅。

    因着王氏这边强者层出不穷,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破了他们的认知,三位魔君早已没了一开始的轻慢和随意,表情都变得郑重起来。

    “就让本魔君先来领教一下王氏的实力吧~”

    蚩尤魔君当仁不让,手中巨斧一扬,滔天魔威瞬间升腾而起。

    他的身体也在这一瞬间膨大了一圈,透过甲胃,可以清晰地看到有鲜红的玄气在其身体中涌动,乍一看去,比之蛮荒凶兽还要狰狞,慑人,让人情不自禁地心中发寒。

    “有意思~这个蚩尤魔体非常特殊,其血脉中流淌着一股极其特殊的气息,挺有研究价值的样子。”王守哲身后的人群之中,一个绿衣少女眼前一亮,忽的就来了兴致。

    这女子正是绿薇。

    她原本就在绿仙岛的研究室里搞研究,知道王氏这边遇到了重大危机,就过来凑个热闹,没想到却是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研究样本。

    当下,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身形一展,腾空而起。

    “这魔君归我了。”

    话音落下,她已然到了空中,挥手间,本命蔷薇化作漫天藤蔓,向着体格魁梧的蚩尤魔君便卷了过去。

    霎时间,小半个天空都彷佛被这翠绿的藤蔓充斥了,透过绿叶的缝隙,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宛如巨蟒般的藤身,密布的狰狞倒刺。

    就连藤蔓上散发出的威势,也是澎湃而慑人,透着某种让人心惊的诡秘气息。

    很显然,随着绿薇接收回记忆和传承,她体内的本命藤蔓也发生了某种蜕变,变得更加神秘,更加强大,也更让人心季了。

    见状,王璃瑶顿时急了:“绿薇阿姨别和我抢,能留给我的不多了,我也要为家族立功。”

    说罢,她也是一个晃身便到了空中。

    尚且只是紫府境巅峰的她,竟然也已经掌握了一丝空间法则。

    玉手轻抬,一柄半仙剑【沧海】入手,王璃瑶抬手间,一道匹练似的剑光便呼啸而出,宛如海潮呼啸,气势磅礴,锋锐无双。

    与此同时,贴身护在王璃瑶身旁的凌虚境傀儡护卫【王定凤】,也是切入战场,为王璃瑶护航。

    他是当初王氏从军官学院之中获得的三尊凌虚境傀儡护卫之一,最近数十年来一直跟在王璃瑶身边,守护着她。

    也是因为他的存在,王守哲才敢放心让才紫府境修为的璃瑶长期坐镇域外战场。

    霎时间,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蚩尤魔君就被打得节节败退,怒吼道:“你们太卑鄙了,这是人多欺负人少。”

    “笑话,你们魔朝那么多精英大老晚跑来我王氏,想要灭门,难道我们还要和你们讲道义吗?”绿薇冷笑道,“瑶瑶,咱们两个好好联手打死他。我的研究所里有一个培养槽还空着,我看很适合他。”

    “我听你的,绿薇阿姨。”王璃瑶轻松自若的说道。

    而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除了蚩尤魔君之外,其余两个魔君也已经各自遭遇了对手,同样相当不好过。

    其中白骨魔君被柳若蓝盯上了。

    她老人家早已经手痒难耐准备出个手,前些时候和王守哲切磋,总觉得差了几分意思,想找个凌虚境好好打一打。

    可柳若蓝还没来得及动手,姬玥儿便抢先一步挡住了白骨魔君:“主母,杀鸡焉用宰牛刀?这个白骨魔君您就让给我吧。”

    此刻的姬玥儿可以说是全副武装,一柄圆月型的弯刀,在她手中滴熘熘地转着,正是半仙器“圆月影刃”。

    除此之外,她肩膀上还披了一条精致漂亮的红色布帛。

    那布帛薄如蝉翼,几近透明,上面用精细无比的手法绣着朵朵艳丽的桃花,随风飘鸟之间,隐隐约约间彷佛还能闻到一阵阵桃花香味。

    这是【红欲道帛】,一件特殊系的道器,可极大增强魅惑系的天道法则。

    “家主非但借了我半仙器,还强塞了一件没人用的道器【红欲道帛】。”姬玥儿眼神复杂,即是高兴又是觉得心累,“若是连这种护族大战都错过,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补上亏欠的功勋值了。”

    说话间,姬玥儿与白骨魔君已经陷入了激战,越打越往天空去。

    【红欲道帛】?

    柳若蓝退到了王守哲身边,似笑非笑道:“夫君,就是你上次准备让我穿,然后被我嫌弃的【红欲道帛】?”

    “咳咳咳!”

    王守哲连连咳嗽着,四下环顾着压低声音道,“娘子,孩子们都在边上呢,别提这话茬。”

    “凭什么不能提?”柳若蓝不悦道,“你明明说要把红欲道帛分配给我的,为何要分配给姬玥儿?”

    “你这不是不要么?”王守哲一脸无语道,“我思来想去,家族里也就姬供奉能用了,就强塞给了她。”

    “呵呵,我看是姬玥儿的元阴熟了,你心痒难耐啊~~”

    “柳若蓝,你莫要胡说八道,我只是不想浪费资源。”

    “夫君,你莫要对我吼,我也没有反对什么呀?你要纳妾,玥儿还是蛮合适的。要不,索性把青凰,九尾,也一起纳进门?”

    然后两人说着说着,就开始吵了起来。

    不远处。

    晁无咎的脸色越来越黑。

    这对夫妻还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如此关键节骨眼上居然还有心思吵架。

    不过,晁无咎此时还真是拿他们没有办法,局势情况比他预想中的要困难太多了,非但白骨魔君和蚩尤魔君被人拦住,泰山魔君同样没有能讨得好处。

    刚才泰山魔君才刚准备动手,王氏那边就冲出来了一个身形富态,贵气很足的双十姑娘。她自称叫【玉鲲】,着实看不惯这些妖魔鬼怪们跑上王氏来闹腾,扬言这个泰山魔君归她收拾。

    口气说得义正词严,可实际上懂得人都懂。自从玉鲲和王宗鲲一起回到了王氏之后,她和龙晶晶之间的争斗就从未停息过。

    如今,龙晶晶找到了个对手,眼看着就要为王氏立功,成功讨好王守哲和王宗鲲,她玉鲲岂能落于其后?

    无论如何,她都坚决不会让龙晶晶玷污她家单纯的宗鲲弟弟!

    可惜,与玉鲲抱着同样心思的并不止她一个,同一时间,隆昌大帝和姜震苍也是按捺不住地跳了出来,都表示这魔君归自己了。

    如此难得的抢功机会,错失了就太可惜了。

    若是再慢半拍,敌人都被分配完了,大家就只能去吃土了。

    “老姜啊,这个机会就让给我吧。”隆昌大帝腆着老脸说,“我想多拿些贡献值,把乾坤宝剑欠下的还掉一部分,免得王守哲那厮总拿这事说事。”

    “隆昌,战功面前人人平等。”姜震苍也是寸土不让,“这个泰山魔君看起来比较好欺负,你还是留给我吧。要不,你去其他交战方那边蹭个助攻?”

    “助攻才值几个功勋?”隆昌大帝吹胡子瞪眼道,“如此,我猴年马月才能真正拥有我的乾坤大宝剑?”

    “喂喂,你们两个老人家别和本姑娘抢!”玉鲲也是不满道,“实在不行,咱们三个划拳吧。”

    “划拳就划拳。”

    这种凭运气决胜负的做法,倒是很快就获得了三人的一致同意。

    “手心手背!”

    很快,玉鲲胜出,荣获了与泰山魔君的交战权。

    泰山魔君已经被气得脸庞都扭曲了,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羞辱。

    他抬起一掌,滔滔魔气顷刻间便化为一只镇山巨掌朝玉鲲打去,威势赫赫,宛如泰山压顶一般:“本魔君让你见识见识厉害。”

    玉鲲毫不示弱的回击。

    作为一头凌虚境的仙鲲,她的肉身力量哪怕是在诸多同等级凶兽之中都是属于最强的那一档,再加上天生的空间神通,战斗力极其彪悍。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她准备在宗鲲他爹娘面前好好地表现表现,坚决不让龙晶晶得逞。

    隆昌大帝一见没戏了。

    便将目光盯住了现场唯二的凌虚境,晁无咎和韵长老晁青韵。晁无咎是大名鼎鼎的凌虚境后期,实力强横,自然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

    “那个女的,来来来,你出来,让你家隆昌爷爷教训教训你。”隆昌大帝一扬乾坤大宝剑,目标直指晁青韵。

    如此恬不知耻的做派,让在一旁看热闹的帝子安一阵脸皮发烫。

    自家老祖宗也忒没有腔调了,就挑软柿子捏。

    可隆昌大帝刚发完话,就被一道倩影挡住了视线,只见玉灵真君姜玉灵不知何时出现,已经摩拳擦掌的冲向了晁青韵。

    这一次,她藏在仙朝护送申屠景明的队伍中,暗中潜入王氏至今,便是受守哲邀请来助拳的。若是一拳不打,先不说对得起对不起守哲给的钱,事后能分得的好处也会少许多啊~

    她姜玉灵这么穷,不好好抱住王守哲那根粗大腿,以后可怎么混?晁无咎她目前还打不过,也只好抢隆昌的对手了。

    “我……姜玉灵,你……”隆昌大帝气得脸色一阵泛黑,握着大宝剑冲玉灵真君指指点点。

    可哪怕再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真的开口骂玉灵真君。

    人家打不过晁无咎,还打不过他隆昌吗?

    眼看着大把功勋被抢,隆昌大帝不禁又瞟向了晁无咎,随即又收回了目光。罢了罢了,以后再寻机会抢功勋吧,就不上去送死了。

    至此,晁氏气势汹汹派来的九尊凌虚境,仅仅只剩下了晁无咎一个人。

    晁无咎的脸色已经黑到了极致,又是震惊,又是难以置信,心中更是升起了数不清的疑团,觉得这王氏简直邪门。

    此次派出的凌虚境阵容,别说是对付一个三品世家了,即便是对付一个超品世家也是手到擒来,谁能想到,竟会被王氏一一应对破去?

    不过好在还有老祖宗在此,他底气充足,倒也没有惊慌失措,反而依旧是一派信心十足的模样,背负着双手道:“王氏啊王氏,我承认小瞧了你们。不知道你们是安排了谁,来对付我晁无咎?”

    他话音刚刚落下,远处的王氏主宅之中,便蓦地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女声。

    “晁无咎,你的对手是我们。”

    话音落下,两道人影已经撕裂空间,出现在了众人和晁无咎面前。

    来的,正是朝阳王夫妇。

    经过这三十年的疗养,朝阳王体内残毒已经被彻底拔除干净,实力恢复到了巅峰时期。此刻的她手持凤王枪,一身戎装,可怕的凌虚境后期威压以她为核心扩散开来,伴着她那满身的肃杀之气,当真是让人心惊胆寒。

    当年那个威震域外的铁血凤王,回来了。

    朝阳王目光凌厉地看着晁无咎:“当年你送本王的‘礼物’,本王可是至今难忘。今日,就让我们夫妇来会一会你。”

    “不错。多年恩怨,也是时候了结了。”玄壬真君姚元刚微微颔首,附和了一句。

    作为朝阳王的丈夫,他此刻神色平静地跟在她身边,通身的威势厚重而温和,浩瀚而广博,几乎和朝阳王的威势完美得融合到了一起。

    “朝阳王!”晁无咎脸颊一抽,“你们夫妻两个准备联手打我一个?朝阳王,你什么时候连脸面都不要了?”

    “与你这种猥猥琐琐的小人,又有什么好讲脸面的?”朝阳王冷笑了一声,长枪一顿,霸气非凡,“今日,我们夫妻两个就是人多欺负人少了,一报当年暗箭之仇!”

    “今日,是你们算计不周。要怪,就只能怪你们晁氏太大意了,就派来你们这么点人马。”朝阳王背负着双手满脸傲然。

    可她话音刚落。

    天空中,便传来了一个威严而森冷的声音:“朝阳王,你说得没错,本尊的确是小瞧了你们的布局。”

    说话间,浓密的阴云自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几乎是顷刻间便密布了整个天空。

    丝丝缕缕的灰黑色雾气弥漫在空气之中,浓郁的冥煞之气遮天蔽日,天色几乎是瞬间就暗澹了下来,就连阳光都难以穿透浓云,照射下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世界末日忽然降临了呢。

    就在这宛如末日般的可怕氛围之中。

    一道魁伟的身影从天而降。

    那是一位黑袍男子,眉目冷峻,气质威严,通身都泛着浓郁的铁血和肃杀之气。

    正是魔尊。

    魔尊背后,一面带着血色纹路的黑色布幡猎猎飘飞,每一次飞扬,都会散发出浓郁的冥煞气息,连带着周围的冥煞之气都变得浓郁了些许。

    这面布幡,便是真魔器,【冥煞修罗幡】,也是真魔殿魔尊的标志性真魔器。

    其存在的历史,几乎和整个真魔殿一样漫长,以至于无数年下来,它的名声也变得无比响亮,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知名度最高的真魔器之一。

    也是因为它的缘故,这世上的魔修才总喜欢炼制布幡作为随身宝物,那些实际就是冥煞修罗幡的周边、彷品。

    在这面冥煞修罗幡的衬托下,魔尊本就强横无比的威压也好似变得更加霸道了几分。可怕的真魔境威压以他为核心绽放开来,磅礴浩瀚,带着镇压一切的恐怖威慑力。

    在这一瞬间,连空间都好似瞬间冻结。

    “只可惜,再多的布局,再多的准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们也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而已。”

    魔尊随手一挥,冥煞修罗幡中便激荡出一股滔天魔煞之气,汇聚成一道海啸般的飓浪,从天而降向王氏冲去。

    霎时间,赫赫魔威天降。

    整个天空都好似随之一起倾倒了下来。

    一股大难临头的感觉,直冲每个人的意识。

    ……</div>http://www.123xyqx.com/read/4/4913/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