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 > 玄幻 > 明克街13号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我们是一样的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七章我们是一样的

    “所以,你是打算去办展览吗,还随身携带一个陈列柜?你就不累么,卡伦。”

    “以前觉得有点麻烦,现在基本都解决了,毕竟都秩序化了。”

    “我发现我犯了一个错误,从一开始我就不该问你的,更不应该深入继续问下去。我搬着一个梯子走过来问你站在墙壁前做什么,你爬上我搬来的梯子在圣面上装了个灯,然后打开开关让光刺了我一眼。”

    “中队长,有没有一种可能,按电灯开关的人是你自己?”

    “我会找到办法的,把我体内的光明力量全部洗涤回来,因为我一直坚信自己信仰的是秩序。”

    “很多时候不是看一个人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

    “呼,我觉得我们是应该找个合适的机会交流一下搏击技巧了,我想指点你进步的欲望就像是大火一样在我心底熊熊燃烧。”

    “多谢中队长,那么眼下?”

    “眼下就是你赶紧找一个合适的,我们‘下去’看看,这‘上面’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所以还是要回到选择题上来,家族信仰体系是不能用的,始祖艾伦也是不能用的,都太明面了。”尼奥道:“暗月岛已经投靠秩序,海神教也已经分崩,轮回神数现在只要脑子正常一点的人都清楚他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再继续搞什么事情。”

    这次的事情很不寻常,一旦准备介入,很可能会遭受注意,就算没有当场抓到,后续追踪调查也肯定不会少,所以,选择一个合适的身份,就非常重要。

    卡伦点了点头,道:“那就两个光明余孽一起行动?”

    现阶段,光明余孽在正统神教圈里,尤其是在秩序神教眼里,有种第一大恐怖组织的感觉。

    他们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做任何负面的事,一切的罪责和动机丢他们身上,都能说得通。

    秩序神教愿意把任何威胁和邪逆的罪名都丢到光明余孽头上,光明余孽绝对不会拒绝,恰恰相反,哪怕不是他们自己做的,他们也愿意往自己头上扣。

    “两个光明余孽么,这会不会太单调了一些?”

    “不是,中队长,你现在考虑单调是什么意思?”

    “就是黑夜里一团光亮就可以了,一般一个光源旁边不喜欢再跟着一个光源,你懂我意思吧?”

    “你居然在意的是这个?”

    “我觉得,你可以试试这盘蚊香,从轮回之门里带出来的这个,反正又没人知道。”

    “我就只能站在队长你的阴影下么?”卡伦笑着问道。

    “不,我是光明,我照亮你。”

    “好的,队长。”

    “你这是什么语气?怎么感觉就像是哄着患了老年痴呆的长辈?”

    “又不是从今天开始的。”

    “好了,时间不多了,我们先开始吧。”

    尼奥身上渲染上一层光明的气息,向前迈开一步,身体直接落了下去。

    卡伦看着手中的千魅,道:“你应该看得见我体内的那扇门,我可以不在轮回之门内就签订契约,但这一切,都得看你的表现,现在,我需要借用你的力量。”

    千魅当即伸展起身体,围绕着卡伦开始环绕,然后没入卡伦的后背,卡伦身上立刻升腾起一层淡淡的黑雾。

    强烈的嗜血、暴庆等负面情绪开始极为迅猛地冲击卡伦的大脑,让卡伦的双眸开始泛红。

    但下一刻,卡伦双眸被一层秩序的黑覆盖,再散开时,重新变得清澈。

    卡伦也迈开步子,落了下去。

    下落时,一双黑色的翅膀自身体两侧展开,整个人做了一次极为柔顺的滑行,最后落在了尼奥的身后。

    尼奥说道:“我好像记得光明系术法里,也有可以长出翅膀的术法,但那是为了驱散负面属性以及营造神圣感的,不是拿来飞的。”

    “我这个是它的能力。”卡伦对着尼奥抬起手,倏然间,千魅探出身躯,对着尼奥的脸露出了自己的狰狞,“呵,这感觉还不错。”

    “你指的是实战效果?这种把自己脑袋送到对手面前等着被砍的愚蠢行为,还能叫不错?”

    “砍不死的,它是灵魂体,它的尾巴一直在我的体内被固定着,只要我不死,它就不会死,除非把我一起净化干净了。

    还有就是,我想想看……”

    卡伦身上的秩序锁链释出,和千魅的身躯融合在了一起,身后的翅膀上当即流转出黑色金属的色泽,而千魅的身躯也一下子变得更为坚韧,它的脑袋,更像是变成了眼镜王蛇的即视感。

    千魅似乎也变得更为兴奋,虽然这种“融合”让它更加受卡伦的操控,但它明显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强大了,此时的它不再是一个灵魂体,而是拥有了强悍身躯的凶兽。

    它马上调转回身体,悬浮到卡伦面前,然后又绕到卡伦脖颈处,很是贴心地蜷曲成了一条围巾。

    这个季节,晚上已经开始闷热了,戴着这条围巾,冰冰凉凉,还挺舒服。

    卡伦对尼奥道:“加入秩序锁链来使用的话,千魅的能力可以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尼奥看了看卡伦,道:“我们是来调查的,懂么?或许我们可以结束现在的时装秀?”“是中队长你先提出来不要那么单调的。”

    卡伦仰起脖子,千魅完全收入体内。

    随即,卡伦和尼奥一起走出了巷道,来到了街上。

    “卡伦,我感觉我们今晚的发现很可能会让我无比兴奋,你呢?”

    “我想去前面电话亭里打个电话,问问我家女仆被接回来了没有。”

    “哦,该死,我又给你送了一次梯子!”

    ……

    “紫猪下地狱!”

    “紫猪下地狱!”

    这是一个紫发人聚居的小街区,在这里,有紫发人自己的学校,虽然师资力量很弱,而且不被约克城政府所认可,但当一个群体聚集在一起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往往会自发地去形成一种自我发展模式。

    此时,学校外面出现了一群白袍人,他们本打算冲击这所学校,却在大门和围墙这边,遭遇到了麻烦。

    学校是带寄宿的,本就有不少年轻的学生住在里面,而且在今晚的事件爆发后,附近又聚拢来不少紫发居民。

    最重要的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是紫发人平权运动领袖路德先生的坚定支持者,更是路德先生的助手之一,他帮助过路德先生举行过很多次集会,手下老师和学生们更是常参与这类活动,所以组织力很不错,不像其他地方的紫发人聚居点一样完全是一盘散沙。

    扫把和拖把杆被尖变成了长矛,书桌被堆放在学校门口作为障碍物,教室玻璃被打碎收集当作投掷物,校长本人谭塞先生更是举着一把枪坚定地站在最中央,嗯,这把枪是学校运动会时体育老师所用的发令枪。

    第一次,白袍人嘈嘈杂杂地喊着口号想要冲击这里,但很快,他们就被击溃了。

    师生们以大门和围墙作为依托,对白袍人进行猛烈的反击,玻璃碎片更是毫不犹豫地投掷出去,一时间,不少白袍人变成了红袍人。

    但第一次冲击的失败并未打消圣火信徒们冲击学校的决心,比起那些生活在工厂区、棚户区、下水道的紫发人,这些能活跃在学校里的紫发人,更容易刺痛他们的神经。

    他们一边嘲讽低贱的紫猪居然还想学习,一边又隐约担心他们真的能靠学习获得晋升机会来证明自己。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但最终都能演变成一个行动方向:毁掉他们的学校!

    不仅如此,还要通过这种方式迫使政府取缔他们的学校,禁止他们的受教育权。

    很快,越来越多的白袍人开始向这里聚集,人数一下子变成一开始的三倍。

    第二次冲击开始了,在谭塞校长的指挥下,学校再次阻击住了入侵者,虽然师生这边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围墙和大门,依旧还在他们手中。

    “不要哭泣,眼泪在这个时候是最累赘的东西,我们要站在这里,我们要勇于面对,我们不是为了索取,我们只是为了获得尊重!

    既然他们选择用血与火来向我们发起挑战,那我们就只能用对等的方式来回应!

    全都站起来,准备好,他们不会放弃,今晚,还很长!”

    ……

    其实,学校内和学校外双方的争夺点都在大门和正面围墙这一处,因为其他区域并不适合人群涌入,但却是能进人的。

    所以,外围圣火信徒在不断继续汇聚人手的同时,附近不少紫发人居民也拿着比如菜刀铁管等武器,自发地从后墙翻越进来加入这场保卫战。

    因为他们清楚,一旦学校被攻破,接下来那些白袍人在杀进学校后,肯定会举起屠刀对向这条街区的其他人。

    也正因为这些有生力量的加入,学校抵挡住了第三次冲击。

    谭塞校长默默地点了一根烟,目光死死地盯着外面。

    ……

    外面,六个白袍人褪去了长袍,露出了他们紫色的头发。

    其实,紫发只是最显着的特征,但实际上,人种的差异性在肤色上和脸型上也是能看出来的,也就是说,就算是把头发剃光了或者染色,也几乎不可能在外形上和当地人一致。

    除非,是换一层皮。

    “内卡,我们真的要这么做么?”

    内卡转过身,面向身边的同伴们,道:“听着,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来告诉我们的首领,来告诉我们的老板,来告诉我们的邻居,我们虽然是紫头发,但我们和那些猪不一样!

    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那就活该被他们看作是低等的猪罗。

    我们必须要用实际行动,来告诉他们,我们是和他们站在一起的,明白么?”

    “明白。”

    “明白。”

    内卡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现实里的工作是附近一家医院的男护士。

    他身份是合法,因为他获得正规工作,且被开具了证明,这些跟随他一起的人,也都是那家医院的护工只不过他们的工作范围在停尸间的时间比在病房里的时间多。

    从很久之前,内卡就开始参加圣火信徒活动了,他也曾多次上台演讲,一次次攥着自己的紫色头发,向台下的生活信徒们大声喊话:

    在来到维恩之前,我真的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一个伟大的地方能够呼吸到如此清新自由的空气。

    我深深以我的头发我的肤色我的种族我的身份为耻,但我没有气馁,也没有颓废,正因为我清楚知道自己出身就携带的原罪,所以我更需要去追求我自身灵魂的净化和提升!

    我发自内心,认同圣火的教义,我发自内心,拥护下地狱的刑罚。

    那些肮脏卑劣低等下贱的紫猪,活该下地狱!!!

    每次最后一句话喊出来后,内卡都能收到下方一阵猛烈的欢呼与支持,这一刻,内卡感觉自己得到了承认,这一刻,他的灵魂是光荣的。

    他没有想过去剪掉自己的紫发,因为他觉得减去头发是一种懦弱且自卑的表现,他要让自己活得自信、活得坚强。…

    “听我说,等会儿进去后,你们两个和我一起,跟着我的步骤走,其余人,等到我们动手后,你们就去想办法清理路障帮忙开门,明白么?”

    “明白了!”

    “我们会的!”

    就这样,内卡带着五个人从后院围墙那里翻出,下面有几个拿着长矛守在下面的人,因为这里的围墙高且窄,所以如果白袍人想从这里发起进攻,那么只能一个接着一个进来,然后一个接着一个被捅死。

    不过,因为内卡他们是紫色头发,所以很快获得了“通行证”,被认为是自己人,下面看守这里的人还主动伸手接应他们下来。

    “我们是来支援的!”内卡举着手里的刀说道。

    “好,好!”

    一下子又来了6个青壮,这是一件可喜的事。

    内卡带着手下人来到了大门处,那里营垒堆砌,是双方主要的争斗点。

    谭塞校长刚刚结束了短暂的休息,开始继续给大家演讲鼓气,不得不说,作为路德先生的助手,谭塞校长的演讲能力很强,在这个时候,也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给予了这座学校继续坚守下去的士气。

    “我们要团结,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要团结,你们这里有些人,是第一代的移民,但也有很多人,是

    第二代第三代甚至是更早时期移民者的后代了。

    我们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像今晚的事情,竟然还能发生。

    就是因为我们不够团结,如果我们能坚定地团结在一起,那他们就不敢再做类似今晚事情。

    坚持住吧,兄弟姐妹们,坚持住了今晚,我们就能迎接黎明。

    在今晚之后,路德先生会带领我们,走向一个新的时代!”

    这时,一个年轻人问道:“可是,路德先生为什么要反复宣扬要禁止暴力,如果我们今晚有足够的准备我们有足够的武器,我们就没必要害怕他们了,我们甚至能够冲出去!”

    “我也曾问过路德先生这个问题,我曾经批判过路德先生是一个软弱派投降派,但路德先生只问了我一个问题……

    警察,站在我们这边么?

    军队,站在我们这边么?

    王室,站在我们这边么?

    你凭什么认为用帮派的方式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他们不会畏惧我们的蛮横,他们不会畏惧我们去打砸抢烧,他们甚至会乐意且故意引导我们这样做,让世人觉得我们就是一群不开化的低等猪罗。

    他们不会害怕我们的野蛮,他们害怕的,是我们西装笔挺整整齐齐,害怕从我们身上看见文明!”

    这时,内卡冲上前,将刀捅入谭塞校长的胸口,拔出,继续捅,一连捅了好几下。

    内卡怒吼道:“如果不是你们教唆其他人去反抗,我们根本就不会遭受这样的打压命运!”

    谭塞校长捂着自己的伤口,身形踉跄地后退,他看着内卡,看着内卡的头发和肤色,脸上露出了一种无奈的神情,开口道:

    “其实在他们眼里,你和我们是一样的。”

    说完,谭塞校长倒在了地上。

    一时间,这里陷入了混乱,有人跑去想要救治校长有人过来想要找内卡报仇,内卡带来的人也扑上来,大家乱作一团。

    更多的人,则陷入了一种绝望,当谭塞校长倒下去时,也意味着他们的勇气支柱随之倒塌。

    外面的白袍人察觉到了里面的变化,马上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击,这一次进展得非常顺利,他们爬过了围墙,推开了大门,清理开了路障,一个个嗷嗷叫地冲杀了进来。

    内卡马上迎接过去,跟着他们一起大叫和大笑,迎接着胜利。

    可就在这时,一个白袍人持刀直接砍中了内卡的肩膀,另一个白袍人用铁棍狠狠地砸在了内卡的脸上。

    内卡整个人向后倒去,“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在后脑和地面接触的瞬间,耳畔边仿佛又听到了先前谭塞校长对他说的那句话:

    “其实在他们眼里,你和我们是一样的……”

    身体有点不舒服,码字慢了些,下一章我慢慢写,大家早上起来看。

    文学网</div>http://www.123xyqx.com/read/4/4881/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