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言情欢迎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123言情 > 科幻 > 欢想世界 > 章节目录 496生意与人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章节目录 496生意与人情

    有权可以处理,和有责任必须处理,用世俗的话语体系来形容,前者就相当于有权逮捕罪犯,后者就是有责任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

    看上去都可能是制止犯罪,但性质不同。

    换句话说,前者就算明知道有人正在实施犯罪,  警察也可以不管,就算接到了报警,警察也可以不采取任何措施,更别提赶到事发地点去制止。

    近七十年来,生活在东国的民众对此可能难以理解。但从小在非索港长大的华真行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因为当年的几里国就是这种情况。

    警察通常不会介入各黑帮地盘内的冲突,  甚至都不敢进入那些街区。有人受到伤害威胁时,报警基本是没用的,  警察也不会因为受到责罚。

    非索港只有少数几个街区,  中央区、贸易区、南部滨海治安状况尚可,能见到警察日常巡逻、为该街区的雇主们服务。

    住在普通街区的普通人怎么办?那只有依附于黑帮了!

    几里国曾是世界上最穷、最乱的地方,但这仅仅是因为国家没钱吗?当然不是!华真行去过罗巴联盟,也调查了解过世界各地的情况。

    很多所谓的文明发达国家,人均收入是当年几里国的近百倍,居然也有不少那样的街区。换成学术化的书面语言,这是公共安全服务市场化发展到高级阶段的结果。

    如此说来,新联盟对几里国的革命性改造,是前所未有的伟大!

    扯远了……这肯定不是梅野石说的话,却是声闻智慧的妙处,能与华真行本人的见知共鸣,梅野石讲的还是共诛戒。

    有人触犯共诛戒,昆仑盟便有责任共诛之,哪怕是犯戒者本事再大。

    正一门有集合二十八名大成修士布成的星斗大阵,就算自家凑不齐那么多高手,也可以找别的门派支援。

    青城剑派还有集合三十六名剑修布成的太白剑阵,  若是找来三十六名大成剑修布阵,更是威力绝伦。

    更厉害的,当属昆仑盟集合五十五名至少八境以上的飞天高手,布下的周天大阵。

    面对这种阵仗,就算华真行身怀守正神符也没用,剑符三斩都破不了阵!所以昆仑盟说天下共诛,不仅达成了共识,而且也能够做到。

    昨天夜里的交谈中,丁奇和白少流都提到,如今的昆仑盟存在问题。修士也是人,世人就必然会受世事影响,而如今的世事变化太快。

    如今的时代,早已不是一千二百年前正一祖师立约之时,甚至相比昆仑盟刚成立的时候,变化都已经极大。

    有那么一批人,企图将东国变成几里国;那么也有一种人,想将昆仑盟维护共诛戒的责任,变成一种可以行使的权力。

    假如是那样的话,如今这个昆仑盟存在的基石就会坍塌,说不定会分崩离析。针对共诛戒的质疑,其实是针对昆仑盟来的。

    今天在百花山道场议事,  能看得见的刀光,  就是冼皓最后那一斩。但是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则是那一番问论,昆仑盟借此表明了态度。

    对东国今天发生的事情,未来的新几里国也要有所准备。昆仑盟今日遇到的问题,养元谷将来也可能会遇到……华真行真没白来。

    昆仑盟的百花山之会便到此为止,接下来还有很多事需要个别处理,所以有些人当天并没有立刻离开。

    比如众人散去后的当天晚上,梅野石便代表昆仑盟来到华真行的住处,表示了慰问与歉意。

    华总导是远道而来的贵客,却接连遭遇凶险,先有伏凌客后有林太为,实在令人过意不去。陪同梅野石一起来的,还有千流山、五梁派、元朔门的代表。

    无论他们之间有何恩怨冲突,原本都与华真行无关,华真行却因此遇袭受伤,更何况此前他们都得了华真行的养元术功诀,还收了人家的春容丹伴手礼。

    道歉可不能只说便宜话。

    林太为留下一堆东西,经辨查皆非五梁派之物,都被昆仑盟给收缴了。包括林太为在案发现场留下的石点头、一叶刀,被华真行所得,后来也都交给了昆仑盟。

    这些东西放在一起,千流山和元朔门又添了一批东西进去,给华真行送来了。华真行也不好全部推辞,于是取了其中三件,分别是石点头、一叶刀和太上仓。

    他是被林太为打伤的,这三件东西恰好也是林太为留下的私物。这让千流山和元朔门很不好意思,因为华真行根本没收他们送来的东西。

    元朔门执事茅崇劲劝道:“太上仓乃上古神器,想必是有用的。但一叶刀和石点头,在西昆仑只是大路货……华总导不必如此客气!”

    大路货这种词,也能用来形容法宝吗?可能只是说其比较常见吧。石点头就是用来掩饰和守护洞府的一种法阵,为上古修士仰定岩所创,后世昆仑仙境中的修士多有仿制。

    这玩意平常情况下也不会损坏,哪怕修士坐化但布阵法器仍在,几千年积累下来还真有不少,都以同样的思路炼制,但水平良莠不齐。

    林太为留下的这套石点头,显然并非仰定岩所制,但还算不错的仿制品。

    它看上去就是一堆形状与大小都不规则的乱石,总计三十六块,只有布阵之器却没有相应的布阵法诀。

    但这没关系,在场好几位高人都会,现场传授给华真行。华真行只需研究一番现有的布阵之器,再去慢慢祭炼掌握即可。

    至于一叶刀,虽然也算珍贵难得,特殊的灵植生长六十年后,只有那么一片叶子汇聚精粹可为天材地宝。但是昆仑仙境广漠,多年积累下来其实存量也有不少。

    所以华真行挑的这两样东西属实不算太稀罕,众人拿来的器物,原本就是全送给他的。

    华真行笑道:“茅道友有所不知,我挑这两件东西都是想拿回去做研究的,它就是养元谷正需要的器物。一叶刀类似春雨枝,可用于布阵,石点头则更不用说了。”

    茅崇劲:“原来华总导喜欢这些,那就好办了,我回头帮你淘一批,尽量整多点!陆长老之事,请华总导不必……”

    华真行并没有纠结,只是茅崇劲还在伤憾中。陆高乾毕竟是本门长老,此事虽然是华真行的遭遇牵扯出来的,但说实话,陆高乾的下场与华真行并无关系。

    反倒因为陆高乾的事,令元朔门对华真行心存歉意。

    陆高乾不仅是大成修士,且已八境圆满,这么高的修为,怎么能犯这种错误呢?其实华真行也能想得通,应该在陆高乾突破大成之前,其理念便已不同。

    不得以家人亲眷的安危要挟另一位修士,对于这一点,陆高乾应该也不反对,他所不认可的应该就是“共诛”,这正是今日问论的核心。

    比如有一条规定“不得随地大小便”,想必很多人都是认可的。但如果将这条规定变成“不得随地大小便,否则就枪毙!”想必大家就不会赞同了。

    不赞同这条约定的人,应该也不会故意跑出去随地大小便,只是不认可这种处理方式而已……这个比喻有些不伦不类,更不恰当,但大体代表了一种思路吧。

    所以陆高乾当年撞破林太为触犯共诛戒时,心知他这样做是不对的,却用了另一种方式处理,放过了他同时又拿捏住他。

    至于林太为,恐怕又是另一种情况了,这世上千人千面,不说也罢。

    另外让华真行又感到好奇的是,在茅崇劲口中,石点头、一叶刀这样的法宝,居然也能用“淘”这个字,还说要尽量给他多整些。

    这就是千年大派元朔门的底气吗,如此也能听出昆仑修行界自古积累之雄厚啊。

    什么是底蕴?这也是一种底蕴!华真行是不得不羡慕啊,再想想几里国,当真就是一片荒漠,各种意义上的荒漠。

    华真行当年有什么?一把伞兵匕首、一枚钢制指虎、一支小手枪……孤身护送罗柴德穿越荒漠时,最趁手的家伙就是一根自制的削尖木棍。

    若说器物,那根棍子才是华真行亲手打造的第一件器物,让丁老师捡去开过金矿,后来又让杨老头给整成神隐枪了。

    华真行最早的家底,都是三個老头给的,高端绝对够高端的,但也只够他一个人用的。养元谷之所以能支楞起来,先是接收了定风潭的遗产,后来又打开了丁老师送的炼妖葫。

    不论当代的定风潭是什么状况,但毕竟也攒了近千年的家底啊,更有价值的是送上门的那一批修士,如今大部分都已经成为养元谷的骨干导师。

    至于炼妖葫那更是了不得,传说乃是古时东华上仙所留的器物,所收摄炼化的那么多妖王,恐也不是东华上仙一人的手笔。

    没有这两批东西,就算杨老头给出了阵图,华真行也没法布成碧空洗大阵。而碧空洗大阵就是春容丹的“量产车间”,否则仅仅依靠一座九转紫金炉大阵显然无法满足需求。

    华真行浮想中,梅野石与五梁派和元朔门的访客已告辞离去,但千流山掌门刀南涯还赖着没走。

    曼曼:“刀掌门,您还有什么事?”

    刀南涯陪笑道:“刚才人多,尤其是五梁派的人在,有些话不好说。昨日夜间不少人都在议论,华总导今年的指标已经完成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啊。”

    华真行哭笑不得,很多人真把自已当成因果率武器了?

    起初连着三年,华真行每年都斩杀一名大神术师,他自已倒不觉得有什么,约高乐却调侃他是带指标的。

    到了去年的最后一天,午夜零点之前他掐点斩了伏凌客,很多人都不得不信了。而今年倒好,春节刚过便斩了林太为,看样子是早早完成了任务,也让大家都能放下心来。

    华真行:“刀掌门就不必开玩笑了!”

    刀南涯:“千流山拿来的这些器物都是道谢的心意,就算您看不上也请收下,养元谷不是有很多学员吗,给学员们拿去练手也好啊。

    至于您喜欢的一叶刀、石点头,我千流山不是元朔门,不敢说有把握能收集……”

    华真行:“刀掌门误会了,哪有什么看不上,就是受之有愧。再说了,养元谷跟千流山将来还是生意合作伙伴呢,不必这么客气。”

    若说这次欠华真行人情最大的,莫过于千流山。

    千流山弟子、刀南涯的师兄侯念明,当年全家都遭了林太为的毒手。假如不是华真行,恐怕至今也查不清,而华真行斩了林太为,为此还身受“重伤”。

    刀南涯:“我今天来,就是想跟华总导敲定合作事项。我知道养元谷与房隆关的关系,您完全也可以把千流山当成百花山嘛!”

    华真行上次就跟刀南涯聊过这事,但仅仅是个初步的意向,并未深谈。今天刀南涯就是想来敲定细节,哪怕春容丹扩产要等到几年后,但现在就可以做准备了。

    刀南涯很看好春容丹的前景,千流山完全可以成为东国境内的原材料供应基地,从条件上来看应当比百花山更具优势。

    千流山道场一带是天然的灵药培育基地,因为有多种气候与地形。

    刀南涯主动介绍了千流山一带适合培植哪些种类的灵药,以及千流山自古培育的灵药类型,包括道场附近的地形以及气候分布。

    这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刀南涯亦有大成修为,施展神通在屋里弄了个水沙盘。所谓水沙盘就是凝水成形,演示地形地貌以及气候变化,居然还是动态的

    千流山秘法真不负千流之名,控制绝对精微,华真行也算是开了眼界。

    两人聊了一个多时辰,夹杂着各种神念交流,比如培育灵药的心得,千流山一带哪些地方适合种植华真行想要的灵药……

    这时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来了,看见刀南涯便问道:“刀掌门,这么晚了,你还在这里打扰华总导休息?”

    刀南涯讪讪道:“我与华总导一见如故、知己难得,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

    反正该谈的也谈得差不多了,刀南涯起身离去,他也没有反问丹紫成一句——说我打扰华总导休息,你怎么这么晚还来?

    华真行笑道:“大师兄,都这么晚了,您怎么会上我这儿来?”

    丹紫成来得确实有些突兀,时间都已经过了午夜零点,而且梅野石今晚已经来过。丹紫成不跟着师父一起来,此刻却独自到访。

    7017k</div>http://www.123xyqx.com/read/2/2876/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